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频道 > 独家报道>正文

学者预计人民币国际化下一个5年:赶超英镑日元

时间:2014-10-26 13:40:13    来源:昆明生活网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字号:TT

  2009年7月,国务院批准开展跨境人民币业务试点,这被视为人民币国际化启程的开始。5年后的今天,人民币国际化已经成为一个广受关注的热词,人民币跨境业务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如今人民币已经成为世界第七大常用支付货币、第七大储备货币。

  展望下一个5年,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陈雨露认为,鉴于英镑和日元的国际化指数近几年在4%左右,如果不发生重大不利事件,人民币很有希望实现与英镑和日元的并驾齐驱。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李稻葵的预计则更加乐观,他认为如果不出重大意外,未来5年日元和英镑将逐步在贸易和金融交易上让位于人民币,美元 、欧元和人民币三驾马车共进的局面将会形成。

  赶超英镑日元追平美元欧元

  人民币国际化已走过5年有余。以贸易结算为源头,跨境人民币业务已扩展至直接投资和融资以及金融交易。人民币已成为我国的第二大跨境支付货币和全球第七大储备货币。

  下一个5年,有学者乐观预计人民币将与英镑和日元并驾齐驱,甚至后两者将在贸易和金融交易方面逐步让位于人民币。不过,这有赖于厘清人民币国际化与贸易差额和资本项目可兑换之间的关系,扩展人民币在金融领域的使用,并抓住一带一路建设及IMF进行SDR货币篮审查的历史机遇。

  实体经济需求是源头

  2009年7月,经国务院同意,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在上海、广州、深圳、珠海等城市开始试点,人民币国际化正式启程。

  之所以开展这一试点,源于企业规避风险、降低成本的迫切需要。企业和居民个人如能自主选择计价结算的支付货币,就能有效规避汇率风险,节约投资成本。央行副行长胡晓炼在跨境人民币业务5周年座谈会上表示,没有旺盛的发自实体经济的需求,跨境人民币业务将会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数据表明这一需求的旺盛。跨境贸易的人民币结算金额,从2009年全年的仅35.8亿元,到今年前三季度的4.82万亿元。人民币已成为我国的第二大跨境支付货币,其跨境收支占全部本外币跨境收支的比重已接近25%。

  跨境人民币业务源于贸易结算,进而扩展到了投融资与金融交易等领域。境外主体手头有了人民币后,自然有了投资境内金融市场的需求,但证券投资等领域尚未实现完全可兑换。目前境外机构能进入银行间债券市场或申请RQFII试点资格,不久的将来还能通过沪港通实现跨两地的股票交易。

  中国人民大学人民币国际化研究团队创设了一个“人民币国际化指数”,旨在衡量人民币在国际经济活动当中实际的使用程度,也用其来综合描述在贸易结算、金融交易和官方储备当中人民币执行国际货币功能的发展动态。2009年,人民币国际化指数只有0.02%,2013年提高到1.69%,到今年9月底,初步匡算已经达到了2.01%。

  央行适时加快了本币使用的国际合作,胡晓炼透露截至目前已先后与26个境外央行或货币当局签署双边本币互换协议,总的额度将近2.9万亿元。一些央行和货币当局已经或者准备将人民币纳入其外汇储备,人民币已经成为全球第七大储备货币。

  而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校长陈雨露则称,人民币的官方接受程度实际上比预想要高许多,一些早已持有人民币储备的IMF成员国目前还“秘而不宣”。

  未来:贸易与金融双轮驱动

  展望下一个5年,陈雨露认为,鉴于英镑和日元的国际化指数近几年在4%左右,如果不发生重大不利事件,人民币很有希望实现与英镑和日元的并驾齐驱。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李稻葵的预计则更加乐观,他认为如果不出重大意外,未来5年日元和英镑将逐步在贸易和金融交易上让位于人民币,美元、欧元和人民币三驾马车共进的局面将会形成。

  人民币国际化的过程也不乏争议。有观点认为,只有存在巨额贸易逆差,才能持续地对外输出流动性,比如美元。陈雨露则认为这个观点不成立,美国的贸易逆差在上世纪70年代后才实现,此前近100多年都是以顺差为主。德国和日本在各自30多年的货币国际化过程中也都以贸易顺差为主。

  他认为,在人民币国际化起步的阶段,贸易顺差赋予了债权国的身份,能够提高人民币资产的安全性等级,培育境外主体持有和使用人民币的意愿。而资本的净流出,可通过对外投资、信贷、经济援助等方式实现。因此,当下的要务,不是变顺差为逆差,而是从贸易大国变成贸易强国,走好“贸易顺差、资本流出”这一路径。

  跨境人民币业务虽源于贸易结算,但陈雨露认为下一步金融交易和贸易计价结算共同驱动是人民币国际化更为理想的模式。尤其是考虑到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如果进展顺利,就能推动人民币对外直接投资和人民币信贷的大幅增长。

  5年前,曾有分析者认为资本账户不完全开放,人民币国际化无望,而事实证明这一教条并不成立。李稻葵建议,下一步人民币国际化要与资本账户开放密切配合,可先到境外发行一些利率较低的金融产品,如国债,用来支持国内的基础设施建设,再逐步地开放境内的股票市场。在这个过程中,要严防外汇过快过多流入,届时如果人民币实际汇率升值太快,则对实体经济无益。要量入为出,并设置紧急阀门。

  陈雨露还建议,世界范围内能源产品的非美元化是战略趋势,需要抓住一带一路建设中能源产品人民币计价结算的重大机遇。同时,也要抓住2015年11月IMF进行SDR货币篮审查的时机,促成人民币加入SDR货币篮子。如能实现,必将促使人民币在各国官方储备的份额出现快速的增长。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